方文昌

有關天下雜誌的3/27之報導,此次除了本人方文昌之外,也擴及眾多同仁。尤其,雜誌所引述本人方文昌之談話,恐有未盡本人方文昌談話時真意之情,另天下雜誌所引據資料的來源,挾雜本機構離職員工擅自帶走之內部情報及往來信件,其中法律問題仍有待釐清,且因報導之傾斜解讀,因此本人方文昌有責任說明。

根據全世界最大的研討會網站Conference Alerts 所列,全球一年所辦理之研討會約七千餘個,被某特定機構或個人認定是掠奪型研討會者約三千個。在加州理工學院(Cal Tech)網站
https://libguides.caltech.edu/c.php?g=512665&p=3503029
所列Questionable Conferences,本機構所辦理之研討會並不在其中。

學術論文通常指的是碩、博士論文,研討會論文及期刊論文等,各有不同之目的。碩士論文是能將理論用於實務的論文,博士論文是獨立而完整的研究論文,期刊論文是對理論或實務有貢獻的論文,而研討會論文則是初步研究成果的展現。目前傳播媒體發達,學者呈現研究成果管道眾多,除發表至學術期刊或研討會外,刊登於網路、發行專書等,都是可行的方式。但除了世界一些頂尖的研討會之外,很少有學校將研討會論文列於升等要件。

研討會是一個學術交流平台,提供不同領域學者學術交流、切磋討論之用。參加學術研討會的主要目的是知識交換與學術交流,發表人有機會可以將自己的研究於相同或不同領域的各國學者前作發表,發表過程中,除了可以針對此研究的可行性、優缺點等交換意見外,常常亦可有機會發展作為未來共同合作研究的可能。因此,研討會舉辦的目的中,有一個很大的目的就在於讓學者們能共聚一堂,讓與會的學者將自己的一些初步研究,跟來自世界各地的與會者作分享、作討論,因此研討會上的研究議題通常會比較及時,但往往嚴謹度、完整性離一篇期刊論文,要有一段距離,所以,學界清楚知道研討會論文與期刊論文,是有很大的學術品質上的差距。也因此,很大比例的國際研討會都同時接受摘要稿及全文稿件之投稿。

很多高學術聲望的研討會只接受摘要投稿,不接受全文。以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Qualitative Inquiry (https://icqi.org/)為例,此研討會自2005年起每年於University of Illinois in Urbana-Champaign舉行,只接受摘要投稿,且在其說明中要求準備150字的摘要投稿即可。此研討會接受13個領域的投稿,除了英文以外,接受西班牙文、葡萄牙文、土耳其文、中文及韓文投稿,領域包括Arts-Based Research、Autoethnography、Critical and Poststructural Qualitative Psychology、Critical Qualitative Inquiry、Digital Tools for Qualitative Research、Indigenous Inquiries、Global Qualitative Health Research、Social Work、Spanish and Portuguese、Turkish、Forum of Critical Chinese Qualitative Research、A Day in Korean、Initiative for the Cooperation Across the 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其收費為410美金,且參加workshop需另外繳交200美金。這個研討會是美國頂尖的大學主辦,與會者也是完全不同的領域,不同的語文,只接受摘要150字,比一般認定的300-500字更少,但其學術品質沒有遭受質疑。當然,這只其中一個例子,類似的例子其實很多,我們舉這個例子,只是希望大家在思考,提升國際研討會的學術品質,是否還有其他作法?

報導的重點之一是研討會的品質。研討會會議品質很大一部分的重點是在會議舉辦期間與現場議程的安排。在歷次會議舉辦期間,我們均有安排學術與文化活動,開幕典禮中,也都邀請知名學者作專題演講,也會安排具有當地特色的文化表演。其他的Oral presentation、Poster presentation、Social Networking、餐點等過程,也都是依照實況處理,很少聽到與會者有過抱怨。也為了增加與會各國學者間的溝通互動,我們也設計了App軟體,讓與會者可於參加會議前,便透過App來互相認識,更可於會議舉辦期間或會議結束後使用App作交流互動。對於會議現場的品質,經常有與會者來信表達參加會議收穫豐碩,也就是說,與會者的評價是正面的。

研討會的成本其實不低,在亞洲的一線城市,特別是日本大都會,不論是場地、餐飲、設備租用、交通與後勤等費用,都所費不貲,更遑論研討會前置作業中,辦公室人力投入在聯繫場地、餐飲與其他雜項供應商、系統建置、網站架設、海報美術設計、ISSN申請、排版,以及與投稿者、決審委員、演講者等相關人士的聯絡與書信往來等工作,都繁重而耗時耗力。

我們開始辦理研討會,遠自2005就開始了,當時從沒有所謂的掠奪性研討會這樣的名稱。10餘年來,我們主辦的研討會出狀況的只有一次,是2015在早稻田的一場研討會,而這一次成為了記者的素材。這個研討會是與早稻田的一位教授合作,該名教授負責東京方面的場地及餐飲,我們原屬意在該校國際會議廳舉辦,但似乎是溝通有誤會,對方幫我們預約的是早稻田大學的一般教室,而不是會議室,空間較為狹小,以致抱怨者批評場地狹窄,這是問題的起源,抱怨者也提出餐點品質不佳的問題,綜合抱怨者的批評,都是抱怨研討會的會議品質,並集中在現場場地與餐點的安排。當時,早稻田大學校內僅有學生餐廳,無法提供給我們使用。校外餐廳當然很多,可以容納百人以上者,就沒那麼容易了,且早稻田校區頗大,會場距離高品質、場地大的飯店有一些距離,最終採用便當是不得已的選項。大致來說,日本的便當一向也有品質,我們也是請日本的教授代為訂定。對於有特殊飲食需求的學者(像是素食者、Muslin或其他特殊飲食等意外要求),只要事先告知,我們都會儘量滿足。至於其他我們辦理的研討會,記者也訪問過與會者,清楚的知道與會者對我們會議品質相當滿意。

台灣高等教育發展蓬勃,不同類型學校眾多,有位於學術頂尖的中研院,或是台、成、清、交等頂尖大學,以追求頂尖學術發表為職志,也有以重視教學、實務合作之科技大學,以增加學生實務技能、提高產學合作能量為目標,不同學校任務不同。並非所有學者都有能力與資源參加如Academy of Management、IEEE等國際頂尖研討會,不同的研討會提供不同的學術交流機會,提供碩士生、博士生、學術初步工作者、實務工作者,在國際舞台交流、溝通,俾從與其他國際學者之討論中獲得讓論文改善的寶貴意見,或進一步找到未來合作論文的對象,這也是研討會舉辦的本質與初衷。以上僅就過去舉辦研討會的一些概況,跟全國學界朋友、以及社會大眾報告。

另外,本會所發行的期刊,我們也一併說明如下:

感謝大家對於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usiness and Information (IJBI)期刊的關心,事實上,天下雜誌的結論也認為這不是一本掠奪性期刊,同時在本會所舉辦的研討會的網頁上也特別強調這本期刊的採用嚴格的評審標準,與研討會完全獨立。

IJBI是一本完全不收費的期刊,也從沒有接受任何政府單位的補助,所有經費都由iBAC學會辦理研討會的盈餘,來負擔所有的人力、物力、網站、編審等費用。本期刊的文字編輯是由一位美國專業的資深期刊編輯擔任,在接受的稿件排版後,需要再送回給各篇作者確認,這一部分通常來回兩三次,最終定稿後,請作者做最後的校對與簽名審核,每一份稿件從收稿到最後的出刊,IJBI編輯群已盡最大的能力與努力,力求最後出刊的英文品質與編排格式符合國際期刊的規範,這一部份的經費花費相當高。

至於期刊的學術品質,一般都以知名資料庫的收錄與否來確認,社會科學中出名的資料庫主要是SSCI資料庫、Scopus資料庫、Australian Business Dean’s Council Journal List 等。IJBI除了被一般的國際資料庫納入,像是ABI/Inform ProQuest、EBSCO host Index of Information Systems Journals等。除此之外,自2013年起,我們也被ABDC list 所收錄。這個名單是澳洲商學院長諮詢會議(Australian Business Dean’s Council)出的所謂Quality journal list,廣泛的被學界採用,也是澳洲教育預算分配所採用的評估標準之一,被列入的期刊通常是被認定品質優良的期刊。IJBI有幸被Australian Business Dean’s Council Journal List 列為第三級期刊。這個期刊在2016公布了第二次的名單,刪除了相當多的期刊,國內被列名於此份名單的期刊僅有四本,而我們已經兩度通過考驗,仍列名其中,可見這本期刊已得到國際上的肯定。

我們也在2018年底提交審核申請資訊給Scopus資料庫,目前還在Scopus資料庫審核作業中。

IJBI至今存活13年,其中碩士助理、專職助理來來回回換了不下50名,由學者出任的編輯群們,其實也是斷斷續續的協助,最終僅有三名從頭到尾支撐著,這是一本由一群不支薪的學者,長期共同努力所維持持續出刊,並向上努力的期刊,也謝謝大家對期刊的督促與關心。

不論是學校、期刊、研討會都有不同的定位,追求頂尖當然是願景與希望,但在匍匐前進的同時,回頭望一下學術界的普羅大眾,並非所有學者都有能力、都有資源追求卓越,讓一般水準的研究者也有出國發表的機會,讓不同等級的學者也能與國外學者交流討論,是學術界可以一起努力的目標。